<address id="dfndb"><th id="dfndb"></th></address>

<em id="dfndb"><span id="dfndb"></span></em> <address id="dfndb"><nobr id="dfndb"><progress id="dfndb"></progress></nobr></address>

    <noframes id="dfndb"><form id="dfndb"></form>

    <noframes id="dfndb"><form id="dfndb"><th id="dfndb"></th></form>
      郵箱登錄: CSSC郵箱 CSIC郵箱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社會責任社會責任動態 → 正文
      有幸參與和見證丘北脫貧摘帽的歷史性時刻,我很驕傲
      來源:中國船舶     日期:2020-07-15    字體:【大】【中】【小】

        日前,中國船舶集團定點扶貧縣云南丘北縣正式退出貧困縣序列。至此,集團公司定點幫扶的云南鶴慶、勐臘、丘北三縣已全部實現脫貧摘帽 。這一歷史性時刻背后,有一位特殊的參與者和見證者,他就是中國船舶集團七〇一所到丘北縣掛職擔任副縣長的扶貧干部萬里。

        “脫貧摘帽壓力巨大”

        2019年2月,萬里第一次和丘北產生親密接觸。此時,丘北縣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為17621戶、84110人,脫貧摘帽壓力巨大。

        丘北縣位于云南省的東南部,靠近越南,平均海拔在1400多米,最高海拔是2500多米,是一個集革命老區、少數民族地區、貧困地區為一體的山區農業縣,也是滇桂黔石漠化連片特困地區。全縣總人口近50萬人,分布著漢、壯、苗、彝、回、白、瑤等民族,少數民族人口占總人口的63%,農業人口占總人口的88%,貧困發生率18%(2014年數據),基本上相當于5個人里就有一個貧困人口。

        從“水土不服”到夠味的“火辣”

        初到丘北,萬里遇到了太多困難。
       
        工作角色轉變難。從科研院所到地方政府,如何盡快完成角色轉變,適應縣、鄉、村各級的工作方式,融入環境,是萬里面臨的困難之一。以養雞為例,大到各級關于畜牧業發展的方針政策,還要考慮如何將第一、二產業融合做大,讓老百姓愿意接受,小到要知道雞苗的飼養環境、出欄周期等。

        飲食習慣適應難。作為中國的辣椒之鄉,丘北做菜要“夠味”,常常放一大勺辣椒。受當地條件、衛生環境加上飲食習慣影響,萬里剛開始總會拉肚子,不過后面也就慢慢習慣了?,F在去村上,他拿起老鄉的碗吃上一碗白米飯,來一勺辣椒,配上各種“土菜”,就感覺很美味。

        交通出行難。丘北縣鄉(鎮)村道路蜿蜒曲折、山高路陡,且村與村之間不少道路還沒硬化。萬里就職時掛鉤的鄉鎮和村基本單程需要兩個小時,碰到雨天,車要沒個四驅肯定進不去,起霧時也基本只能沿著道路的中線走。一開始很緊張,后面時間久了,萬里倒是慢慢開始欣賞起沿途“翻山越嶺”的秀美風光。

        語言溝通難。 初入丘北時,老鄉的方言萬里要慢慢熟悉,萬里的普通話,不少老鄉也不一定聽得懂。那時還得麻煩村上的干部幫忙“翻譯”,不過到第四、五個月之后,萬里表示,聽方言基本就沒那么費勁了,還會偶爾用丘北話跟縣里的干部群眾開個玩笑。

        當好“節拍器”和“倍增器”

          一直以來,集團公司黨組把定點扶貧工作作為重要的政治任務和重要社會責任,高位推動定點扶貧各項工作,真扶貧、扶真貧。如何利用有限的時間,架起北京和云南一座“高速路”,充分發揮“節拍器”“倍增器”的作用,為丘北、為老鄉們多做點事情,是萬里到丘北縣里一段時間后的工作重點。
       
        以10萬只土雞“以購代捐”項目實施為例,項目初始,萬里和養雞公司需要逐戶去做老鄉工作,分析利弊;到年底回收雞時,一養殖戶拉著他的手說,希望明年還能幫助他們再養一批雞。養雞公司負責人也從過去因為銷路市場不穩定,憂心忡忡,到現在重拾信心,擴大養殖規模、建立示范基地、形成質量標準和技術培訓體系。(點擊10萬只土雞項目)

        “丘北是我第二個家”

        如何平衡扶貧工作與家庭之間的關系是擺在每一個扶貧干部面前的問題。

        對此,萬里這樣說:“集團公司和所里選派我到縣里掛職,是對我的信任和鞭策,也是一種考驗;對于我個人而言,更是一段值得回憶的‘充電期’,讓我有幸參與和見證丘北脫貧摘帽的歷史性時刻??梢哉f,丘北是我第二個家?!?

        “鞏固脫貧成果仍然壓力巨大”

        萬里表示,雖然丘北縣已經脫貧摘帽,但鞏固脫貧成果仍然壓力巨大。部分貧困群眾剛跨過脫貧線,特別是老、弱、病、殘等特殊群體,增收能力和風險抵御能力弱,因病、因災等問題返貧風險依然存在,接下來的任務仍然艱巨。